3xios或安卓版

“小子,你是谁?”龙飞冷不丁被吓了一跳,脸色苍白起来。

他们办公室内的三人,都没有发现,办公室的门到底是怎么被打开,更是没有一点声音,让他们发觉。

而这个人出现在了门口多久,全程看了多长时间,他们一概不知。

太可怕了!

一股凉意,突然从龙飞的脊梁骨窜到了头顶。

他在想,如果这个人想要杀了他,是不是就是一瞬间的事情。

“林奇哥哥!”小樱看到来人,惊喜的大呼一声,直接窜到了林奇的怀抱,放声大哭起来:“林奇哥哥,你终于来了,小樱好害怕!”

“没事,我来了,你就不用害怕了!”林奇拍了拍她的后背。

“林奇哥哥,他们都不是好人,我们快走吧。”小樱道。

“别这么急着走,这帮坏人还没得到应有的惩罚。”林奇道:“你先到我身后,我替你教训一下这帮人。”

“林奇哥哥,你,你小心,他手中有枪。”小樱有些担忧道。

“小子,你就是医圣林奇,真是百闻不如一见!”龙飞扫了一眼林奇,感觉他的身上,有一种非常强大的气势,这种气势根本不是普通人可以装出来的。

草地花裙子姑娘一笑一倾城

“龙飞,你是龙家的旁系子弟?”林奇问道。

“不错,我们龙家可是华夏隐藏的三大家族之一,不是你这种人可以惹得起的,纵然你的医圣名号在响亮,对我们来说,也算不了什么。”龙飞不屑道。

“呵呵,你么龙家,在我眼里,也算不了什么。”林奇冷哼一声。

“小子,你最好不要太狂了,信不信我一枪崩了你。”龙飞紧紧握着手枪,对着林奇。

“可以,你现在就开枪。”林奇淡淡道。

“你不怕死?”龙飞眉头一蹙。

“不是不怕,是你根本杀不了我,像你这种小角色,我可以一手捏死,即便是你们龙家的龙音和龙啸来了,我也无需忌惮。”林奇眉头一挑,龙家的人若都像龙飞这样,那林奇真的很讨厌。

特别是上一次的龙音的拉拢。

他在默默无闻的时候,从来没想过跟他交好,但是等到他等到了医圣称号之后,就开始心怀不安起来。

龙家纵然实力超强,但龙家的人林奇真心的看不起。

“有句话叫做鸭子死了嘴硬!”龙飞枪口一转,直接对准了林奇的大腿,扣动了扳机。

这个位置,断然不会致命,但是也足够让林奇吃到足够的苦头。

砰的一声,子弹飞出。

副校长的嘴巴张成了o形,他真没想到龙飞居然开枪了。

小樱更是全身一紧,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。

只是这个时候,林奇眼中一动,手中快若闪电,在大腿边上一捞,稳稳捏成了拳头。

“空手接子弹?”龙飞瞳孔陡然放大,大呼道:“小子,你在开什么玩笑,子弹你能接住?”

林奇不置可否,只是淡淡张开了手,一颗子弹当啷落地,无比的显眼。

“这,这怎么可能?”龙飞彻底愣在了当场,这是个怪物吗?

“有很多事情你还不知道,就如同我可以随时让你悄然无息的死掉。”林奇现在修炼到了筑基境,已经真正的成为了修炼,寿命达到了两百年之多,身体经脉皮肉等等都得到了完全改造,跟普通人有了本质区别。

而他神瞳开启后,凭借着强悍的肉身,可以轻而易举的接住,躲过子弹。

随后林奇一根银针飞出,龙飞便是身体一僵,彻底动弹不得。

“你,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龙飞大惊,他现在就像是砧板上的鱼肉,只有任人宰割的份。

“看你们两个强迫人的手段如此熟练,想必平常也没少做这种事情吧?”林奇问道。

“没,没有,我是被逼的,林医圣,求求你放过我吧。”副校长大叫道。

“被逼的?”林奇扫了一眼副校长道:“刚才我可是看的一清二楚,就你这样的人,还配当副校长?”

“我不配,我禽兽不如,求求你放了我吧,我以后就想做个普通人。”副校长吓的脸色苍白,他挣扎着想要动,但是全身僵硬连一分一毫都动不了。

龙飞大喝道:“林奇,你最好想清楚点,你要是杀了我,那就要接受龙家疯狂的报复。”

“你觉得,这里还有什么别人吗?我做事情,会让你们龙家知道吗?”林奇问道。

“你……”龙飞神色青紫,林奇手段惊人,若是真的杀了他,不留痕迹,那想必不是什么难事。

这一刻,龙飞真切的感觉到,死亡的感觉离他如此之近。

“放了我,你要什么条件?”龙飞终于松口了。

“是啊,林医圣,我们错了,你想要什么我们都答应你,只要你肯放了我们。”副校长道。

“把衣服脱了,拍几张照片!”林奇突然道。

“什么?”副校长和龙飞惊呆了。

“你们不是很喜欢给别人拍照片吗?这次,你们自己把衣服脱了,自拍几张,放到网上。”林奇道。

“不可能,小子,你在挑战我的底线!”龙飞大喝道。

副校长脸色一阵抽搐,要是他们自拍几张,放到网上,那还有什么脸面?

“林医圣,可不可以换个要求。”副校长问道。

“可以,你们现在不光要脱光了自拍,还要抱在一起自拍,在上传到网上!”林奇道。

“这……”副校长要哭了,这还不如不换呢!

“当然,你们不想这样做的话,我还有很多办法。”林奇走到副校长旁边。

龙飞眉头紧蹙道:“林奇,你最好不要做的太过份了。”

“不是我过份,是你们欺负小樱在前,没有直接杀了你们,已经算是很大的宽恕了,现在还想跟我讨价还价。”林奇手指头真气运转,朝着副校长小腹一点。

霎那间,副校长全身一颤,他感觉自己小伙伴失去了联系,根本感觉不到存在了。

“我,我的小伙伴!”副校长尖叫一声。

本来,副校长都已经经常不举了,平常都只能靠药物来展现雄风,现在突然没了感觉,这可是连他最后一点乐趣都剥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