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咪官方app官网首页

就在城头上的日军即将崩盘跑路之时,酒井忠清这个二杠子又来了,他拦住一个惊恐后退的日本兵,直接手起刀落,斩杀了对方。

接着,酒井忠清手提两把小太刀,沿着城墙一路砍杀,从头砍到尾,将后退的日本兵一个个的斩杀,连眼睛都没眨一下。

他边砍边怒声喝道:“凡有后退者,就地处决!”

后退的日本兵们惊恐的看着这一幕,不自然的停下了沉重的脚步。

酒井忠清手提两把染血的小太刀,一字一顿的大声道:“誓杀明寇,守住大阪,护佑幕府!”

然而,貌似没什么人跟着一起喊口号,现在完没有激昂的氛围,士兵们只是呆呆的看着他,有些不知所措。

毕竟明军的进攻越来越猛,淀川上的明军战舰对着城墙集中开炮的场面太过吓人,他们属于进退两年的位置。

酒井忠清的心一下子凉了,士气没了,大阪还能守住吗?

他一咬牙,提着小太刀攻向了登上城墙的明军士兵。

或许是他的举动感动了部下们,日军开始重新振奋起来,纷纷拿起武器继续战斗。

酒井忠清恍然,原来身先士卒的感染力这么大,难怪古之名将喜欢身先士卒……

“玉碎!玉碎!”

长发气质美少女蕾丝白裙展 甜美笑容居家写真图片

酒井忠清大声叫嚷,日本兵也都听得热血沸腾,齐声高呼“玉碎”,誓要与明军血拼到底。

大阪城北面,宽阔的淀川,北岸火急火燎赶来的五万日军就这么干站在河岸边,听着大阪城那发出的枪炮声。

负责增援的是老中阿部忠秋,此时他心急如焚,却又无可奈何,因为通往大阪的淀川被明军封锁了!

日军曾多次强行渡河,无一不是遭到明军的疯狂射击。

他们的火枪射速很快,几乎不停顿的射击,给渡河的日军造成了巨大的伤亡,结果就是船飘过去了,上面的人死光了。

看着对岸有序列阵的明军军阵,阿部忠秋有种深深的无力感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明军攻打大阪。

……

一上午的时间,大阪南城发生了激烈的争夺战。

明军不断登上城头,又不断被日军击退。

城中的日军足有五万,就算是五万头猪,只要统筹有序,也能将明军慢慢拱下去。

南城的城墙上,尸体堆积的比垛口还高,有明军的,也有日军的,不过日军占了大部分。

他们不少是被登城的明军士兵,扔出的手榴弹成片的炸死。

直到现在,日军才意识到,明军的战斗力是何等的可怕,他们悍不畏死,染血的脸庞令人心悸,日军的抵抗之心渐渐消弱。

有心态差的日本兵,因忍受不了这种恐惧的压力,直接自己主动跳下城墙自杀了,成自己的“玉碎”。

午时三刻,这个不太吉利的时辰,发出了两声震耳欲聋的巨响,随之地动山摇,烟尘弥漫,将大阪城的南段完屏蔽了。

在明军猛烈的炮火轰击下,大阪城南门及其以南城垣数处倒塌,一部明军在炮火掩护下由缺口处突入城内。

在烟尘扬起的那一刹那,酒井忠清已经意识到了情况不妙。

眼看着明军疯狂涌向缺口,酒井忠清声嘶力竭的大呼小叫,喝令日军前去堵住缺口。

但为时已晚,冲在最前面的明军士兵已经靠近城墙,在奔跑中点燃了手榴弹,奋力的向缺口扔去。

又是几道爆炸声,刚刚堵住缺口的日军瞬间被烂伤炸死一片,其余的人见了,立刻“呼拉”一下,都跑光了,连狗都追不上。

登城的明军扔了一上午手榴弹,已经让日军得了爆炸恐惧症,他们一听到爆炸声,就心惊肉跳,身哆嗦,谁也不敢往前凑。

现在别说扔手榴弹了,哪怕明军扔个爆竹,也能吓倒一大片日本兵。

明军突击队趁势占领了缺口,飞快的将随身携带的掷弹筒往地上一架,不断往里塞炮弹,将缺口附近躲猫猫的幕府军炸死一片。

这玩意极易携带,操作简便,实在是攻城拔寨,杀人砸墙的不二选择,突击队扛着这玩意,结结实实的过了一把瘾。

突击队很快杀入大阪城内,继续向城内扩展,随后明军大队人马也陆陆续续跟着杀入城中。

很快,枪声、爆炸声、喊杀声在大阪城内的各条街道上响起。

明军使用的武器,已经远远超出了这个时代日本人对战争的理解,在他们的心理上造成了极大的震撼,彻底丧失了抵抗意志。

酒井忠清见南城已丢,复廓阵地已基本丧失,遂即撤走。

撤退的途中,自然有人要跑路,首先跑路的是普通士兵,接着是武士,最后连日军将领也纷纷向城外逃窜,日军数万大军兵败如山倒。

城内大批居民为躲避明军炮击和明军大队,纷纷向城北部逃跑,他们与溃退的散兵拥挤在街道上,城中秩序开始陷于混乱。

大阪城里的战斗很快就转变为明军对败军的追击、清剿作战。

酒井忠清的腿脚好使,很快躲进了天守阁。

他对紧跟在后面的贴身武士道:“你出去,不要打搅我。”

“老中阁下,明军打进城了,他们随时可能攻进天守阁…….”

“我说了,不要打搅我!”

酒井忠清粗暴的打断了武士的话,头也不回的走进作战室里。

空无一人的作战室内,酒井忠清心情黯然,他知道,自己的命运到头了。

大阪一战,两军正规作战,自己数倍于敌,还处于防守位置,却输的很惨,即便侥幸逃出去,幕府也不会饶恕自己!

作为日本国的罪人,酒井忠清觉得自己有必要以死谢罪。

他抬头长叹了一口气,却看到了作战室正东方向悬挂着后西天皇的画像。

画像上,年仅十七岁的天皇良仁身着黑色和服,手按佩剑,目光清澈。

酒井忠清自嘲一笑,天皇作为天神的儿子,臣民的君父,原本应该享受无上的尊荣和不容置疑的威望。

然而,他们的天皇陛下,却是幕府新立的傀儡,就连这副画像,也是幕府让天皇特意摆出的造型。

为的就是让日本所有臣民和军队,能够凝聚起来,共同对抗明国!

“幕府架空了天皇,这就是日本国的现状,我的忠心究竟是对谁?”

酒井忠清心情复杂,他的内心是保皇党,然而现实中,他却在为德川幕府效力。

良久后,酒井忠清面向后西天皇良仁的画像,双膝跪地,喃喃道:“天皇陛下……”

说完,他解开染血的沉重铠甲,露出了胸腹,然后拿起同样沾染血迹的太刀,对准了自己的腹部。

或许唯有死亡,才能让自己停止向现实低头,获得自由,赎清背叛的罪恶……

下午三时,大阪城内的战斗基本结束了,明军完控制了城内的局势。

城外的战斗依旧继续,大量日军溃兵逃出城外,见北城外有大量明军(负责阻击幕府援军),又向大阪城西逃窜。

李钰见此情景,异常兴奋,送上门来的人头不要白不要啊!

他留下大部人马继续盯着北岸的日军,亲率两千人马追杀逃窜的日军溃兵。

日军自城西至淀川,所弃马匹、甲胄以数万计,惊慌的溃军为躲避明军追杀,江水死者甚众,水面浮尸漂荡,多如雁鹜。

驻守大阪的七万大军,先是在大阪城外埋伏明军,被杀数千,投降数千,又支援大阪炮台万人,战死。

所剩五万守军,在大阪一战中,几乎被屠戮殆尽,仅不足万人伏地投降。

当晚,当一队明军攻入天守阁时,发现了酒井忠清剖腹自杀的尸体。

天守阁上,月光如水,但没有一个日本降兵为他流泪,甚至,连奄奄一息的伤兵也没有发出濒死的呻吟……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