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和女人的app大全

,精彩免费!

“林天成是不是在你这里?”胡飞直接问道。

为了寻找林天成,市局当班人员,基本上是员出动,从市第二人民医院找到云城中医药大学,然后找到好运来赌石店。

在好运来赌石店街坊邻居那里,警方总算是有了林天成的消息。

听到林天成被丁工街派出所带走了,而且,警方的态度对林天成似乎不怎么友好,胡飞吓的不轻,第一时间赶来。

“是。林天成涉嫌强买强卖,故意伤害,已经被控制。我刚刚亲自对他进行讯问,相信要不了多久他就会从实招供。对林天成这种扰乱社会治安的害群之马,我一定会毫不留情地进行打击。”卢龙道。

胡飞听了心中又是一沉,涌起一股浓浓的不详。

“林天成在什么地方?”胡飞问道。

“在讯问室,市局的穆红妆穆警官,正在对他进行讯问。”卢龙道。

“什么?”听到这个消息,胡飞犹如五雷轰顶,“快带我过去。”

他很清楚穆红妆对林天成有很大的意见,穆红妆心急火燎地赶过来讯问林天成,哪里会有什么好事。

“是。”卢龙连忙在前面带路。

樱花女神黄灿灿最新生活写真

只是,看见胡飞并没有对自己有任何嘉奖的意思,而且,除了胡飞,一群市局头头脑脑都来了,个个万分紧急的样子,卢龙忽然觉得有些不妙。

如果林天成得罪了胡飞,胡飞想对林天成做点什么的话,为什么市局的头头脑脑都来了?

难道是林天成得罪了整个市局?

想到穆红妆正亲自讯问林天成,卢龙又放心了一些,穆红妆就是市局的,这也能够证明市局对林天成的态度。

讯问室内。

穆红妆看见林天成身都被汗湿,小桌子上面还放着掺了卫生纸的剩饭,便知道林天成吃了不少苦。

想到林天成在盘鹰岭的表现,穆红妆不禁有些心软。

她确实对林天成恨的咬牙切齿,但不知为何,看见别人把林天成整成这样,她心里又有些不舒服。

只是,这可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,穆红妆可不会错过。

当然了,她也想好了,今天林天成犯的案子,她也会亲自过问到底,给林天成一个交代。

◎最新◇章/l节‘上

“林天成。听说你涉嫌强买强卖,故意伤害,这两项罪名可不小。”穆红妆道。

“是他们反咬一口。”林天成道。

“就算人家是反咬一口,你拿的出证据吗?人家可是证据确凿,那两人,都构成了轻伤二级,情况对你很不利。”

林天成出了不少汗,整个人都有些蔫了,他索性把头撇在一边,不去理穆红妆。

穆红妆见状,就去倒了一杯水,缓缓来到林天成面前,杯子朝林天成伸了一伸。

林天成立即朝前面挣了一下,伸手就想去拿水杯。

谁知道,穆红妆握水杯的手,只是在林天成面前轻轻划出一道弧度,就到了穆红妆自己嘴边。

“想喝水吗?只要你给我写三万字的检讨,在胡局面前承认你冤枉了我,并向我做出深刻的道歉。我不但可以让你喝水,还会帮你洗刷冤屈,还你一个公道。”

林天成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想着是不是先服个软。

穆红妆放下水杯,看见讯问室一角有把羊角锤,眼珠子一转,就走过去把羊角锤抓在手中。

穆红妆手中的羊角锤,一下一下在自己手心里轻轻敲打着,威胁的意味很明显,“林天成,识时务者为俊杰,我的耐心有限。”

想到自己在穆红妆身上充电,还让穆红妆写检讨的事情,林天成有些心虚。

他有点担心,穆红妆头脑一热,真给他来两锤。

林天成正准备服软,这个时候,在卢龙的带领下,胡飞已经出现在讯问室门口。

看着强力台灯正对着林天成,而且林天成身都已经被汗水湿透,还有穆红妆,竟然手持着一把羊角锤,胡飞两眼一黑,差点吓的闭过气去。

“穆红妆,你在干什么?”胡飞爆喝一声,脚下如装了弹簧一般,一下就冲进讯问室内。

林天成长舒了口气,闭上眼睛。

穆红妆吓的激灵了一下,站起身,看着脸黑的像锅底的胡飞,有些心虚地道:“胡局,你怎么来了?”

“我怎么来了?我还想问你,你怎么来了?你来这里干什么?这里是你该来的地方吗?”胡飞大声吼道。

早有一个副局长,跑上前关了台灯。

卢龙的脸色立即就变了,情况和自己预想的,好像不太一样啊。

“我……我只是想吓唬一下林天成,我……我过来是解救他的。”穆红妆说着,把羊角锤藏在身后。

穆红妆这话倒也不算假,看见林天成遭受了这样的折磨,她折磨林天成的心思已经没有了,确实是想吓吓林天成。而且,就算胡飞不出现,她最后也会为林天成讨个公道的。

可惜的是,穆红妆运气不佳,点背不能怨社会。

胡飞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无边的愤怒和后怕。

高义松省长还在等林天成,可林天成竟然被关在了派出所,而且,还在遭遇非人的虐待。

要不是自己来的及时,后果不堪设想。

只是,就算自己现在赶过来了,事情又真的可以善了吗?只怕林天成在高义松面前把真实情况一说,自己能留一碗饭吃都是好的。

“砰砰砰!”

胡飞上前,手掌重重拍在桌子上面,几乎是竭尽力在嘶吼:“你来救他?你手中的锤子是怎么回事?给林天成上拷是怎么回事?给林天成上强力台灯又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我……”穆红妆偷偷把锤子朝角落里一扔,低下头。

胡飞也知道,穆红妆纵然想刁难林天成,也不会用如此恶劣的手段,他目光落在了卢龙身上,道:“强买强卖,故意伤害,事实充分吗?证据确凿吗?谁给你的权力,随便给人上拷?”

看见林天成面前的盒饭,还有盒饭里的卫生纸,胡飞脸色已经黑的发紫。

狂怒之下,胡飞甚至没有办法维持一个市局公安局长的形象了,他来到林天成面前,伸出袖子,用力一扫,直接把小桌子上的盒饭扫的飚到墙上去了。

他伸手指着卢龙的鼻子,因为情绪激动,身子都在轻轻战栗,“你还像是一个人民警察吗?你这是滥用职权,玩忽职守。”

说完,胡飞扫视了下身后的几个副局长,“我提议,对卢龙进行停职。关于卢龙涉嫌的职务犯罪问题,提请检察院介入调查。”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