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日葵视频网站下载安卓版

几天过去。

厚厚的积雪渐渐消失,一抹盎然的绿意勃然而出,生机瞬间洒满了大地。

不几日。

原本零星的生机,开始演绎自然的神奇,几乎是眨眼间便洒遍了整个大地。

又几日。

四月芳菲,桃花尽。熟悉的,燥热的气息又开始了酝酿。当真是……

春的脖子短!

短得根本就感受不到有脖子,只是一溜烟,就过去了……更新最快 手机端::

这天,公孙度吩咐营中的士兵进行例行训练之后,就带着阳仪等一众亲兵赶回了襄平。

刚进城,公孙度就见到候在此处的魏攸,不由问道:“都到了?”

“都到了。”魏攸点头回道。

公孙度见他面有犹豫之色,知道他在想什么,但却假装不知,道:“清平,有什么想说的直说就是,某难道还会怪你不成?”

姐妹淘的美好新天地

“主公恕罪!”魏攸一礼,然后说道,“主公,这一战难道非战不可吗?”

公孙度暗道果然,微微摇摇头,道:“清平,你要知道,这不是我们能选择的,选择权在于鲜卑,而不是我们。他们要来,我们无论能不能战,都得战,还得死战。”

这个道理魏攸不是不懂,只是在尚未到来之际,心中总有着侥幸。非是畏惧,亦非是怯懦,实在是受异族之苦久矣!

“呼!”魏攸呼出一口气,心中原本存在的所有忧虑都消失不见。

“是,主公,属下多虑了。”魏攸先是道了歉,接着却道,“鲜卑就算此时来袭,也是无妨。属下已经按照主公的吩咐做好准备。”

公孙度不由愣了愣,旋即便是赞赏道:“很不错,虽然心有疑虑,却不忘万一的可能。”新八一中文网首发

魏攸赧然一笑,道:“都是主公英明。”

公孙度没有回话,只是点了点头。经历三世的他,可是清楚从古至今,到后世,两千年,依旧不乏心有他想,便做出不好的举动,以致遭逢大败的。

所谓不好的举动,自然就是偷懒,没按照命令完成任务了。

进入郡守府的时间刚刚好,正好是午饭时间。

走进饭厅,发现大家一个个挺直着腰杆,也不说话,活像一座座雕塑,面上一笑,道:“诸位,不用等啦,吃饭!”

“主公!”

众人忙起身见礼。

……

开局有些欢乐感的午饭用完,又在公孙度的带领下转移到了正堂。

进了正堂,公孙度高坐上首,徐荣等人于左右两侧坐定。

公孙度看着众人的座次,没有说什么,面色一正,径直说起了正事:“诸位,檀石槐已经开始聚兵,大战不日将临。在如今尚未与朝廷取得联系的情况下,诸位可有信心击退来犯之敌?”

“誓死一战!”众将齐声高呼。

接着,柳毅问道:“主公,眼下冬天刚过,青草初生,牛羊尚未养肥,战马亦是还未上膘,为何便匆匆南来?”

“檀石槐的目的你们以后就会知道的。”

公孙度回想起记忆中的那个檀石槐,若是不是死得早,指不定鲜卑将会大举入侵中原,而不是仅仅拿下上谷、雁门等边郡就完了,然后还被打了回去。

檀石槐的死,若不是……

公孙度敷衍的说了句,没有再给柳毅等人问话的机会,转头看向程普,道:“德谋,水军如何了?”

百年海军的话不是说着玩儿的,虽然现在的水军和海军差距甚大,但同样需要的时间不短。是以程普听到问话,面色不由一苦,好在来之前就已经有所预料,倒也不惧,只是底气有些不足罢了。

“启禀主公,水军经过数月操练,行船倒是没问题了,若要对战,恐怕会……”说着,程普摇了摇头。

公孙度也明白个中原因,并未责怪程普。毕竟辽水冬天结冰了,现在河面才刚刚解冻呢。若不是公孙度一早便把打造好了的战舰让人送到了辽水入海口,正常训练都难有。再有北方会水之人实在太少了,光是克制晕船,都用了不少时间。

“能正常行船就行。”公孙度还算满意的点了点头,然后又问道,“海里和河里感觉有什么不同?”

“风浪很大,尤其是有些时候,风浪大得连训练都难。”程普回道。

“之前在辽隊新造的战舰不日就将下水,到时候应该会好很多。”公孙度说着,向阳仪示意了一番,待其将一副地图交到程普手中之后,继续道,“等你们熟悉了新的战舰之后,立即按照地图上标识出来的路线南下,前往东莱,那里有糜家的人接应。然后不管糜家给你们粮草,还是人,都给某部带回来。明白了吗?”

带人回来?去东莱?从海上?程普有些愣神,这海上训练倒是有些时间了,但是他一直不敢往海里走,一般都是在海边数里之内,这……

“有困难?”公孙度眉头一皱,问道。

程普回神,忙道:“是,主公,属下遵命。”看似答应得草率,但一来他是下属,二来他相信公孙度不是想让他送死,要不然直接杀了多好,还不用赔上十多艘战舰。

“嗯。”公孙度倒是有些不放心了,提点道,“海上不必内河,务必要谨慎,能贴着海边就贴着海边走,多派小船探查是否有潜藏在海面下的礁石,避免触礁。”

“另外,到了东莱的地界,尽量不要暴露身份。”

听到这话,程普更加的放心了:“是,主公。”

随后,公孙度的目光放到离鲜卑最近的,候城的守将,黄忠的身上。

“汉升,候城的瓮城修得如何了?”

黄忠本来还算正常的面色,听到这话瞬间就变了,苦笑道:“主公,你也知道,去年……”

“行了,就别诉苦了。某知道因为天冷继续修瓮城,结果俘虏跑了不少,恰好又下雪,就停了下来。”公孙度知道他要说什么,直接制止了。

“可是这雪化了已经有半个月了吧?”

“额~”黄忠愕然道,“可胡梓大师没在啊!”

“啊?”公孙度傻眼了,道,“胡梓人呢?”

徐荣接口道:“好像在城里。”

“城里?”公孙度疑惑的嘀咕了一句,然后就明白了过来,道,“你的意思他来这里了?”

“好像最近几天是胡大儒的生辰。”徐荣知道的倒是不少。

公孙度都不知道此事,不过这也不是不可能,而且现在是非常时刻,没有邀请大家也是正常的。

公孙度没有怪罪胡梓的想法,也就不再说他:“那还需要多久才能修建完成?”

“最多半月。”黄忠回道。

“半月?”公孙度皱起了眉头。

檀石槐聚兵的消息是五天前传回的,算上赶路的时间,差不多已经过去了七天,按照鲜卑聚兵的速度,应该在半月到一个月之间。

公孙度长出一口气,暗道:还好,时间还够。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