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破解版吾爱破解ios

“咦?老王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?”一位半步至尊突然开口道。

“不对劲?没有啊!”叫老王的老者随意回答道。

“可我怎么感觉有人呢?”

“没有吧?我为何没发现?”

“或许是错觉吧?”一人深皱眉头,接着后退三步,大声呵斥道“谁?”

怪不得人家能发现,东方白欠欠的居然故意朝人家脸上吹了一口气……

“喂!你干什么?对我吆喝干啥?疯了?”老王眉头一挑生气道。

“不是!刚才老夫感到左边脸庞被人吹了一口热气,我敢肯定绝对有人。”

“有个屁!别疑神疑鬼的,你看看周围哪里有人?别说人,一个鬼影都没有。”另一位相当不满,随之转过身对着身后几位实力低者道“你们看到有人了么?”

几人茫然摇摇头回答道“没有!”

“看到了没?根本无人!你是不是喝酒来的?说话怎么颠三倒四的。”

“可是刚才……”

我们梦中的韩小冷

“行了行了,别扯淡了。”其中一位摆摆手,“不愿意在这看守宝库直接明说,请不要找理由可以么?并且是这么上不了台面的理由,三岁小孩都不信。”

那人一听急了,急头白脸道“谁不愿看守了?老夫说的乃是事实!我平时爱开玩笑,但绝对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胡说八道。”

“真的?你真感觉有人?”

“当然!你以为老夫是神经病不成?”

“戒备!”另一人神色严肃起来,玄功暗暗运行,谨慎的观察四周情况,一有不对绝对立即出手。

“你们几人去周围查看一遍,一定要仔细不可马虎。”

“是!”

这一刻,看守宝库的人员都打起了精神,比以往更加严密谨慎。

没过多久,巡查的人回来摇摇头,表示并未发现任何异样。

“看来你今天真有点失常,明明没人硬说有人。咱俩修为相当,不分上下,老夫一点都未察觉。”老王幽幽道“要不你去休息吧,今夜由我自己一人值班。”

“难道我感觉有误?”那人嘀嘀咕咕道。

“不管有没有误!你今天很不对劲。去吧!早点休息!”

“老夫精神好的很。”话刚说完,突然朝一旁打出一掌,突如其来。

“砰!”不远处一声炸响。

“你搞什么?有病啊你这人,难道想借机杀我不成?”老王急忙躲避,晚一步可能会被打在身上。

“不是!刚才又吹了一口气。”

“少狡辩!根本没人,哪来的气。去你妈的,别找理由了。”老王万分警惕道,警惕的对象自然是自己的同伴。

“真不是你想的那样,听我解释。老夫若撒一句谎,让我那宝贝孙儿明日横死街头。”那人口辞严厉,拿起自己的孙儿发誓,可谓狠毒至极。

和他接触过的人都知道,他非常疼爱自己的小孙子,喜爱程度甚至已经超过了自己。哪怕有一点损伤,心疼的要了老命。

若真的信口开河,拿自己发誓也绝不会拿他孙子发誓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

“真的?你仔细讲讲到底怎么回事?”

“别说了,先打开宝库看看里面有没有少东西才是正事。”

“你不会胡来吧?”老王怀疑道,话中之意,不言而喻。

“胡来个屁,老夫的家都在联盟总部居住,我敢胡来?家人的性命不要了?”

“说的也是!打开看一眼吧,宝库乃联盟根基,万万大意不得。”

“来!”两人各自掏出一把钥匙,同时插入两个孔中,微微转动,宝库的密门打开。

宝库的钥匙有两把,需要同时插入才可打开,缺一不可。想强行破开基本不可能,因为宝库的大门乃万年黑金铁所铸,坚硬无比。

东方白之所以欠欠的朝人家脸颊吹热气,等的就是这一刻,不然谁闲的没事找事做。

东方白借机也走了进去,一进门当即呆愣了。

宝库居然这么大,最少有千个平方吧?里面玄石,黄金,奇珍异宝,灵草药材,满目琳琅,比比皆是。

我靠!发财了,绝逼发了!

……

“宝库一切安然无恙,东西一点也没少,这下总算可以放心了。”其中一位查看了一番道。

“嗯!我这边也没问题。”

“只要宝库无事就好,其余无所谓了。”

“我们出去吧。”

“好!”

待大门紧闭的一刻,东方白的身影显现出来,二话不说开始装东西,玄石一块不留,下等玄石可以考虑留下。

九幽草?不错不错!收了!

墨晶石?也是好东西,拿走!

我靠!这么多大的冰火两极参?嗯!装走!

一顿操作猛如虎,原本满满登登的宝库,不一会的时间便稀少无比。凡是东方白看上的东西部收入其中,一个不留,只剩下歪瓜裂枣。

青云联盟这下惨喽,可真要哭了!所有资产呐,我勒个擦一下就没了。

估计在今后的日子要省吃俭用了,实在没有了。

东方白弄好一切之后,用帝宵神剑在宝库的一侧开始挖洞,目地当然是为了离开。

再结实坚硬的宝库在帝宵面前也变得十分不堪,像泥土做的一般,轻松挖掘。

片刻间,一丝微弱的亮光照射进来,洞口足以让一个人轻松出去。

东方白贴上隐身符,身体一缩,消失不见。

走了!就这么离开了!坑完一大票拍拍屁股走人。

……

一夜过去,东方白早已在千里之外,整个人显得相当愉悦,走起路来都可看出兴奋之意。

而青云联盟总部却炸开了锅……

两名半步至尊守卫今早开始换班,由其他两人负责继续看守。联盟中有一个规矩,交班接替时都会打开宝库看一遍。

一来,看看有没有监守自盗,二来,万一丢了东西,谁值的班一清二楚,想赖也赖不到别人身上。

当两人打开宝库的一瞬间傻眼了,冷汗当即流了下来,久久没有动静,像被施了定身法一般。

“怎么了?愣着做什么?别挡着门口,我们要去检查一下,顺便把钥匙交出来。”其他两人按照规矩说道。

“不好了!宝库被盗了!”